齐哥崖柏艺术馆

来源:
一网资讯
发布时间:
2020-12-01 05:59:52
分享至:

摘要:齐哥崖柏艺术馆

 
崖柏艺术馆老板齐建文
 
      齐哥崖柏艺术馆落于保定市天威中路力高古玩市场199号《齐哥崖柏艺术馆》主营:崖柏

      联系人:齐建文
 
      电   话: 15032225678


 
       崖柏全国有,太行料为尊。太行料之所以好,主要因为崖柏太行料的香味更佳的醇厚,沁人心脾,尤其是太行老料,这是在山崖经过百年千年的自然风化而留下来的珍贵之宝;其二,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崖柏太行料比其他地区的品质要好一些,料子的密度更高而且木质的质感更加细腻,老料一般都是干透的,所以密度值是实打实的。崖柏全国有,太行料为尊!
 
形态特征
 
      太行崖柏为灌木或乔木;枝条密,开展,生鳞叶的小枝扁。叶鳞形,生于小枝中央之叶斜方状倒卵形,有隆起的纵脊,有的纵脊有条形凹槽,长1.5-3毫米, 宽1.2-1.5毫米, 先端钝,下方无腺点,侧面之叶船形,宽披针形,较中央之叶稍短,宽0.8-1毫米, 尖头内弯,两面均为绿色,无白粉。
 
       雄球花近椭圆形,长约2.5毫米, 雄蕊约8对,交叉对生,药隔宽卵形,先端钝。幼小球果长约5.5毫米,椭圆形,种鳞8片,交叉对生,最外面的种鳞倒卵状椭圆形,顶部下方有一鳞状尖头。未见成熟球果。
 
特质
 
      北方山脉少土少水分,悬崖之上往往是少量尘土附着,崖柏在这样贫瘠的环境生长,养分吸收少,生长极为缓慢,绝大部分都在生长过程中,由于养分缺失、风刮水冲而断折枯死,幸存下来的都是千里挑一的,十年未必能长一毫米直径,故而质地非常致密和坚硬。
 
      太行山脉山石嶙峋,崖柏生长难度大,通常都是从岩石缝隙中挤出生长空间,所以其毛料根部通常会随着岩石形状生长,不会是过于肥大的普通柏树根,常见的往往是扁形的根部;其外皮通常由于年份长,会覆盖上非常厚实的包浆,呈现出灰白色的质地,称为“白皮料”、“白粉料”。
 
      生长环境越恶劣,岩石缝隙越窄小,往往料质越好,其香味是那种很悠远醇厚的淡香,切口断面通常覆水后呈现红褐颜色,年轮非常细密,用放大镜都难以数清。
 
选择
 
      崖柏乃天材地宝,有的适合作造型自然件,有的适合雕刻,有的适合做把玩,有的适合闻香,不一而足,各有妙用。从特点考察,崖柏考察指标众多,其中最直观的,就是沉水与否,就大多数情况而言(排除保存不善,暴晒之后的干料),沉水的料子通常密度油性年份会更好(这三个指标往往是一体的,年份越长,其他特征也会越好),但也存在不沉水,但却是极好的香料或者造型料。
经济价值
 
       崖柏料各个产区都有好的料子,但总体而言,太行山脉出产的崖柏整体材质最佳。
 
崖柏的历史
 
      有人说崖柏是“活化石”,这可不是吹的。
 
      崖柏起源于三亿年前的白垩纪时期,和恐龙是一个时期的生物,经过多番调查和研究后,世界林木研究专家组(SSC)将其认定为了世界上最稀有、最古老的裸子植物。
 
      不过这里的“最古老”和“最稀有”前面其实都应该加上一个“如今现存”的限定,毕竟据生物学家推测,最初的裸子植物应该起源于34500万年前道39500万年前的古生代泥盆纪,那个时候连恐龙都还没有,更不用说崖柏了。
 
      然而即便如此这对于人类来说依旧是一笔十分宝贵的财富,单就学术领域来说,它的存在就是人们对于3亿年前地球的各种猜测最好的判定标准,就是因为有了崖柏,许多学说不再是毫无根据的假说,对于历史和生物界来说,它的价格比起最出名的文玩圈反倒还要高出许多。
 
      也不怪国内会喜不自胜的直接将之奉为“国宝”,给它冠上了“植物中的大熊猫”的称谓。
 

 
石壁上的崖柏
 
       所以也不怪崖柏的价格会那么高了,尤其是中国民间还流传着许多崖柏故事,不少名人都和其牵扯不清的情况下。
 
       相传公元前2700多年前曾出现过这样一个奇迹——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
 
       这事放古代几乎可以用神迹来形容,不知多少人因为这短短的一条信息前赴后继的去寻找这种神奇的“茶”,但都一无所获,一直到公元1578年,漫长的四千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人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
 
      医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木部低三十四卷中引经据典,详细记载了崖柏的功效,称其:“人食之而体轻,长期服用,使人润泽美色,耳聪目明,不饥不老,轻身延年”。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五页,从外部特征到内在质量,再从《史记》到现有临床实践的记录,无论是其药性还是疗法都面面俱到。
 
     书中对于崖柏的描述也很有意思,称崖柏:“其子实气味丰美可也,其柏异于他处,木之纹理,大者多为菩萨云气,人物鸟兽,状极分明可观。有盗得一株径尺者,值万钱,宜其子实为贵也”,似乎莫名有一种神仙气度。


      古代甚至有炼丹师因此将崖柏当成了长生不老药的必备组成部分。
 
      这份影响力甚至一直流传到了国外。
 
      1848年,英国的植物学家罗伯特·福均来到中国寻找优质的茶叶,循着《本草纲目》上的描述,他一心想要找到上面能够延年益寿的神奇之茶——崖柏,可是在中国兜兜转转十几年,却依旧一无所获,只能打道回府。
 
      直到1892年4月,法国传教士法戈斯(R.P.Fmpes)在重庆市城口县海拔1400米处的石灰岩善地首次获得了崖柏的标本,并将之带回了法国。

 

      七年之后,法国巴黎、德国森根堡、英国皇家爱丁堡和皇家克佑总共四个国家博物馆收藏了崖柏标本,不少科学家研究和引用的标本就是来自于这四个博物馆中的收藏,为此还激发了不少学者、传教士等来中国寻找神秘的崖柏,然而让人失望的是,在那之后的一个世纪,崖柏再没有出现在人们眼前过。
 
      1984年《中国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名录》上出现了崖柏的名字,将其列为濒危种,为二级重点保护植物。后来在撰写《中国植物红皮书——稀有濒危植物》的过程中,曾有人多次前往产地调查,结果都一无所获,这不得不让人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于是1998年世界保护联盟包女干部的1997年度世界受威胁植物红色名单中,崖柏被列为了已灭绝的三种中国特有植物之一。

 

 
      这一情况一直持续到2002年,重庆开县再度发现了野生崖柏的存在,由此重庆也被认为是世界仅存的崖柏分布地,除此之外,河北和山西交界的太行山脉中也发现了已枯死千百年的崖柏树根和树干,于是这才成为了如今大火的太行崖柏。
 
      现在,世界自然联盟已经将崖柏评委世界级的濒危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