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教育资本化,干得好!

来源:
艺网资讯
发布时间:
2021-07-29 07:49:06
分享至:

摘要:严禁教育资本化,干得好!

        最近,中办国办发布了关于教育领域“双减”的文件,尤其是针对校外教培机构的条款,更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资本市场反应也很强烈,不少教育股“腰斩”“脚踝斩”。
 
         的确,这份中央文件措辞清晰且严厉。比如,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外资不得投资参股,寒暑假、周末不允许补课,不再审批新机构、现有的机构一律转为非营利机构等等。一些教培从业者评价,文件“刀刀砍在七寸上”。
 
       《意见》发布不久后,新华社配发了教育部的“权威说明”,其中有这样的表述:目前全国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十分巨大,已基本与学校数量持平,且良莠不齐,如果任其发展,将形成国家教育体系之外的另一个教育体系”“近年来大量资本涌入培训行业,展开烧钱大战,广告铺天盖地,对全社会进行狂轰滥炸式营销,各种贩卖焦虑式的过度宣传,违背了教育公益属性,破坏了教育正常生态

        有人认为,教育是刚需,只要高考这根指挥棒在,竞争的重心就会不断下移。父母都希望自家孩子上好学校、成龙成凤,尤其是现在普通高中和职高要50:50招生分流,巨大的竞争压力下,很多家长把目光集中到“小升初”、中考,甚至孩子的起跑线都不放过……

        这种想法很典型,反映了目前的教育现状。归结起来有几点:1、义务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2、职业教育不被普遍认可;3、优质就业岗位愈发稀缺,用人中的“唯学历论”导致普遍“学历军备竞赛”。

        换言之,理想状态应该是这样:义务教育资源分配较为均衡,家长不必挤破头去买学区房拼好学校,因为学校里的师资都差不多;经过义务教育,孩子们根据天赋秉性和特长自由选择发展道路,可以选择一技傍身、吃技能饭,也可以搞科研、当公务员、进企事业单位。社会普遍认可“行行出状元”的观念,不同职业都能得到体面的待遇、可 预期的职业发展和社会认可……

        但显然,现实很骨感。以就业为例,每届大学毕业生都觉得自己面临的是“史上最难就业季”,甚至出现“学历通胀”。但人社部的数据显示,中国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口总量仅26%,高端技术人才缺口已超过2000万;虽然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已经超过本科,高职院校却招生不易,生源数量甚至出现下滑。

        所以,教育改革势在必行。
 
         教育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工程,需要全盘思考、整体设计。这其中,需要有几个关键切口,包括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动刀

我们必须搞清楚一个概念:义务教育是纯公共产品,必须坚持公平优先,而非逐利。义务教育是国家法定职能,不承担选拔、筛选功能,均等化是基本要求。在这个阶段,如果任由校外培训机构制造焦虑、超纲培训,破坏的将是整体教育生态。

         试想,假设小学一个班30人,29人都上了培训班,剩下那1个是去还是不去?学校老师一看这么多人都超前学习了,原定的教学进度还要不要?如果幼升小、小升初都按培训班的成绩招生,那不上培训班的孩子怎能有机会?培训机构在资本运作下,直接砸年薪百万从公立学校挖名师,搞得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人心浮动。

        有人说,这就是“剧场效应”。前排的人站起来了,逼着后排的人不得不都站起来。于是,整个社会的教育生态就越来越焦虑、越来越“超前”,也越来越畸形。

         随着技术发展、资本入局,不少校外教培机构乘着刚需的东风大肆融资扩张。2020年,在线教育累计融资1034亿元,在线教育公司是广告平台最主要的客户,头部10家的广告年投放额超百亿。即使都在亏损,但花大钱投广告、教师全员搞销售都在所不惜,目的是尽快拓展用户。据报道,某学前教育机构的电话销售团队为了卖课,诱导家长开通花呗借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拿不出就让他们去借”。

        照此推演下去,还会重复这些年互联网的“造富神话”:砸钱圈了一堆用户,冲了上亿的漂亮流量,然后由海内外资本几轮融资,再IPO上市圈钱。结果呢,富了一群人,却加重了学生负担,家长花了钱投入无休止的焦虑竞争(效果不好说),连学校也面临师资流失的恶性循环。
  
        从整顿校外教培机构入手来展开教育改革,可谓击中了要害。

        一是猛药去苛,打击教育领域过度资本化,给资本划一条底线,即公共事业不能沦为资本逐利的暴利行业;二是明确学校责任,该学校担负起来的责任绝不能推给市场、推给家长;三是逐步统筹分配教育资源,包括整顿学区房,让义务教育真正体现公平和社会属性。

        这个改革思路很清晰。

        改革一时间可能会引发一些家长的不理解甚至更大的焦虑,但当绝大多数学生进入均等化的教育环境后,久而久之,社会预期也必然得到改变,被畸形教育市场激发起来的焦虑心态也会得到缓解。到那时,可能剧场中还会有个别人站起来,但绝大多数都会遵循一套有序的竞争规则。

        改革当然会动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奶酪,但这跟反腐的道理一样,不动个别人的利益,就会让14亿人的整体利益受损。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说到底,义务教育均等化不是平均化,而是让每个学生都能为接下来的人生打下较为均衡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再充分释放个人的禀赋。国家要做的,就是筑牢这个基础,这也是教育公平的题中之义。